刑事案例

投保人未在投保單上簽字,發生交通事故,保險

發布時間:2015-05-07
一、案情簡介
    2009年1月13日,朱某為其新購的奔馳ML-350轎車在某保險公司投保了車損險、商業第三者責任險等商業保險以及交強險,保險期限自2009年1月14日零時起至2010年1月13日二十四時止。2009年1月14日18時10分,朱某駕駛該車從營山縣返成都行至204線86㎞+900m處時,因避讓不當行人不當,造成交通事故。蓬安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于當日出具《事故認定書》,認定朱某承擔事故全責。事故發生時該車尚未至車輛管理機關領取機動車牌照,朱某也未為該車辦理臨時牌照或臨時移動證。
    事故發生后,受損奔馳轎車被拖至成都仁孚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修理。2009年6月2日,原告向某保險公司提出索賠申請,某保險公司于2009年6月11日出具《拒賠通知書》,認為本案不屬于保險責任范圍。2009年6月22日,朱某將某保險公司訴至法院,要求確認其與某保險公司之間簽訂的保險合同中的免責條款無效,并要求某保險公司賠付保險金247500元。
 
二、法院判決
    法院最終認定朱某與保險公司保險合同合法成立并生效,本次事故屬于保險公司保險責任范圍,判決由保險公司賠償朱某247500元。
 
三、案件分析
    1、本案中的保險合同已合法成立且生效。
    我國《保險法》第十三條規定,投保人提出投保要求,經保險人同意投保,并就合同的條款達成協議,保險合同成立。保險人應當及時向投保人簽發保險單或者其他保險憑證。根據以上規定,保險合同成立是要約與承諾的過程,投保人填寫投保單并在投保單上簽字屬要約,保險人在收到投保單后,經過必要的審查或調查,決定是否承保。如保險人審查合格,將簽發正式的保險單,這一行為即為承諾,此時保險合同成立。依法成立的保險合同,自成立時生效。
    本案中投保人并未在投保單上簽字(投保單為業務員代簽),是否就意味著保險未成立呢?
本案中保險合同是否成立,必須根據實際情況進行具體分析。投保人根據保險人簽發的保單交納了保險費,就可以視為投保人以自己積極的默示行為確認了業務員(或保險代理人)代簽投保單的行為,投保人即不能以投保單非本人簽字而簡單地否認投保單甚至是保險合同的效力。
 
2、關于本次事故是否屬于保險責任范圍的問題。
    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條規定:國家對機動車實行登記制度?;稻不亟煌ü芾聿棵諾羌嗆?,方可上道路行駛。尚未登記的機動車,需要臨時上道路行駛的,應當取得臨時通行牌證。另外,根據某保險公司車損險保險條款第四條規定:發生意外事故時,保險車輛有以下情形之一的,本公司不負賠償責任:(一)除非另有約定,未辦理注冊登記;……在事故發生時,本案保險標的車未經交管部門登記,也未辦理臨時牌照,不具備合法的上路條件,根據保險條款之規定,屬于保險人免責情形。
但由于在本案中,投保人未在投保單中簽字,此點對于判斷某保險公司對保險條款是否盡到解釋說明義務非常不利。若某保險公司在訴訟中提出自己已盡到免責條款解釋說明義務的觀點,從目前司法判例來看,很難得到法院支持。
 
3、本案是否能通過啟動刑事程序來減損?
    我們認為,根據我國《刑法》之規定,本案未達到刑事報案受理條件。
要啟動刑事程序,必須先確定客戶朱某的行為所涉及罪名。根據我們了解到的案情,本案所涉罪名為一般詐騙罪(朱某以虛假的臨時牌照來騙取保險金的行為屬于采用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不符合保險詐騙的特征)。
    根據《刑法》第266條之規定,詐騙罪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詐騙罪的構成要件為:主體為一般主體,凡達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具有刑事責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構成本罪客體為公私財物的所有權,客觀要件為使用欺騙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主觀方面表現為直接故意,并且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財物的目的。從本案來看,朱某不具備詐騙主觀方面的要件。理由:事故發生后朱某在向某保險公司報案時,未以本案所涉假臨牌報案,而事實上某保險公司也知曉事故發生時朱某的確未取得該臨牌;另外,龔朱某的訴狀中我們可以看出,其要求某保險公司承擔賠償保險金責任的理由并非是“保險標的車在事故發生時已取得川A66160臨時牌照,具有合法的上路條件”,而是其認為雙方之間訂立的保險合同中的免責條款無效,據此來要求某保險公司賠償。因此,朱某并未采用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的方法,編造虛假理由要求某保險公司賠償保險金,起不符合詐騙罪的主觀要件。
上一篇:從一起服務合同糾紛看電子商務模式發展趨勢
下一篇:我所李乾、梁輝律師成功辯護一起重大搶劫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