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例

從一起服務合同糾紛看電子商務模式發展趨勢

發布時間:2015-05-07
* 案情簡介:
2012年3月,鄧某等9人在購買A房地產公司開發的房屋時,A房地產公司銷售人員告知其如果加入B公司會員,可享購房優惠。隨后,B公司工作人員通過設立在A房地產公司售樓現場的宣傳展架等對如何加入B會員以及加入會員后享受購房優惠、如何退出會員等均作了明確解釋。根據B公司會員條款,加入B公司會員,交納5000元入會費,即可享受在A公司購房額外優惠。鄧某了解上述情況后,自愿加入B公司會員并與B公司簽訂入會協議,交納了入會費。之后,鄧某與A公司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并憑借B公司會員資格享受了購房優惠后,與A公司、B公司在《購房優惠確認單》上共同簽字蓋章。
鄧某在入住小區后,在與鄰居的偶然交流中,發現有些鄰居未加入B公司會員、未繳納入會費,但購房價格與其差額不大甚至有的比其享受的優惠還大。鄧某覺得B公司、A房地產公司存在欺詐消費者的行為,要求B公司、A房地產公司連帶退還5000元入會費并賠償5000元損失。雙方協商未果,鄧某等人訴至法院,要求退一賠一。四川君合律師事務所鄭書宏、劉艷律師接受B公司委托代理本案訴訟。
 
* 案件爭議焦點
B公司及A公司在提供服務過程中是否存在違約或欺詐行為?
針對此爭議焦點問題,作為B公司代理律師,我們認為,B公司在履行與原告的合同過程中,無任何違約、欺詐行為。
1、2011年,B公司與A公司簽訂《B公司會員合作商戶(聯盟樓盤)協議書》及《補充協議》,約定A公司開發的樓盤成為B公司會員合作商戶(聯盟樓盤),B公司會員在購買該樓盤商品房時憑會員資格可享受4%總房款優惠的購房服務?!緞槭欏?、《補充協議》系A公司與B公司就利用B公司網絡電子商務平臺開展商品房營銷事項簽訂的協議,協議內容未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成立并生效。
2、2012年2月25日,原告與B 公司簽訂《B公司電子商務平臺會員購房說明》(以下簡稱《購房說明》),就原告申請成為B公司會員并享受會員購房優惠事項進行約定。原告按照《購房說明》約定向B公司支付5000元會員信息服務費,并通過B公司電子商務平臺預定了A公司開發的B公司樓盤的房源?;諭蚩乒居隑 公司之間的合作關系,當日,原告、A公司及B 公司三方共同簽署《B公司會員定制化服務-購房確認函》(以下簡稱《確認函》),確認原告通過B 公司電子商務平臺訂購A公司樓盤商品房,并已根據《購房說明》享受了B公司會員定制專屬特價房優惠。
3、在履行合同過程中,B公司無任何強制消費的欺詐行為。
 原告在購房過程中,當得知申請加入B會員可享受購房優惠后,自愿申請加入B會員并與B 公司簽訂《購房說明》,交納會員服務費。原告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主體,自愿選擇通過交納會員服務費加入B公司會員并以B公司會員身份方式購房,目的是享有比其支付的會員服務費更高的購房優惠。在整個購房過程中,B 公司無任何強制行為,且原告也未舉出任何證據證明我方存在強制消費的行為。因此,原告認為B 公司存在強制消費的欺詐行為,毫無依據。
   
* 辦案經過及案件結果
在第一次與委托人溝通本案時,本案處于購房者以《律師函》形式要求A公司、B公司共同賠償的協商階段,尚未形成訴訟。由于購房者通過網絡、電視等媒體的前期宣傳,已形成強大的輿論攻勢,給A公司、B公司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為扭轉此種被動的局面,在充分了解本案客觀情況后,作為B公司代理人,一方面,我們從本案對B公司的整體影響出發,制定緊急應對策略,另一方面,結合本案現有證據材料,我們為當事人出具了書面的法律意見書,不僅從法律上對本案進行分析,也從法律之外為當事人增加信心。
由于我方拒絕了購房者提出的賠償請求,最終購房者向法院提起了集團訴訟。本案于2012年10月9日、2012年10月16日、2012年10月26日三次開庭后,案件結果走向已十分明朗化:原告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由于原告在本案訴訟之前,已通過網絡、報紙、電視等媒體大肆宣傳本案,并提出“B公司與A公司共同惡意欺詐業主”的觀點,迫于案件結果與原告之前宣揚的觀點大相徑庭,原告最終選擇自行撤訴的方式,終止本案訴訟。
上一篇:傳真件的法律效力
下一篇:投保人未在投保單上簽字,發生交通事故,保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