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例

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民事判決書

發布時間:2017-04-13
 
四川省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5)達中民終字第306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向以軍,男,生于1966年10月1日,漢族,住四川省達縣。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洪偉,四川遠創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吳學全,男,生于1974年8月26日,漢族,住四川省達縣。
        委托代理人胡明海,四川法之緣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趙有容,女,生于1955年5月14日,漢族,住四川省達縣。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陳為明,男,生于1954年8月4日,漢族,系趙有容之夫,住四川省達縣。
        委托代理人梁輝,四川匯圣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鄭涵,男,生于1973年12月17日,漢族,住四川省達縣。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馮虎平,女,生于1972年11月24日,漢族,系鄭涵之妻,住四川省達縣。
        上訴人向以軍與被上訴人吳學全、趙有容、陳為明、鄭涵、馮虎平因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一案,不服四川省達州市達川區人民法院(2014)達達民初字第2783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5年4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5年4月27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向以軍及其特別授權委托代理人洪偉,被上訴人吳學全及其委托代理人胡明海,被上訴人趙有容、陳為明及其委托代理人梁輝,被上訴人鄭涵、馮虎平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查明,被告趙有容與陳為明系夫婦,被告鄭涵與馮虎平系夫婦。四被告趙有容、陳為明、鄭涵與馮虎平兩家在達州市達川區河市鎮河西村2組聯合修建住房,雙方共同出資、共同管理,并以口頭協議將該工程以0.6元每匹磚的價格發包給被告向以軍承建。原告吳學全于2013年11月29日受向以軍雇請在該聯建房工地工作。2013年12月7日上午9時許,原告吳學全在從事作業時,從三樓摔到底樓受傷,即被向以軍及原告家人送到達州陸軍醫院住院治療,入院診斷為:“1.腦外傷;2.左股骨開放性骨折;3.左下肢神經損傷?;4.腦挫裂傷;5.面顱骨骨折?;6.頸椎骨折?;7.休克;8.頜面部皮膚裂傷;9.全身多處挫裂傷;10.腹腔臟器損傷。”于2013年12月31日出院,住院24天,診斷為:1.失血性休克;2.左股骨中下段粉碎性開放性骨折;3.粉碎性脾破裂;4.胰尾挫傷;5.胃壁挫傷;6.雙肺挫傷;7.雙側胸腔積液;8.右上頜骨骨折;9.右眼眶下緣粉碎性骨折;10.顴骨弓(右)骨折;11.雙側鼻竇外傷積血;12.全身多處挫傷裂傷,原告吳學全又于2014年1月1日住院治療,經診斷為:“左股骨中下段骨折內固定術后”。于2014年1月18日出院,住院17天,出院診斷:1.左股骨中下段骨折內固定術后;2.脾切除術后;3.右上頜骨骨折;4.右顴骨骨折;5.右眶骨骨折。出院醫囑:1.休息壹月,加強患肢功能訓練;2.每月復查X片根據愈合情況決定休息及取內外固定;3.院外繼續口服藥物治療;4.口腔情況請到處理治療;5.門診隨訪。共用去醫療費68699.72元。2014年3月26日,達州金證司法鑒定中心作出達金司鑒中心(2014)臨鑒字第2065號司法鑒定意見書,鑒定意見:“1、被鑒定人吳學全高墜致全身多器官復合性損傷,伴外傷性脾破(脾摘除術后),屬柒級傷殘。2、被鑒定人吳學全需擇期取出內固定物,所必然發生的后續治療費為9500元(玖仟伍佰元)左右”。原告訴訟至法院,要求五被告共同賠償原告各種經濟損失95930元。同時查明:被告趙有容、陳為明墊付醫療費20000元,被告鄭涵、馮虎平墊付醫療費23000元,被告向以軍墊付醫療費25699.72元。被告向以軍沒有建筑施工的資質。
        原審法院審理認為,本案被告趙有容、陳為明、鄭涵、馮虎平將自住聯建房屋修建工程交由被告向以軍負責修建,并按照0.6元每匹磚的價格與被告向以軍結算工程款,被告向以軍收取工程款后,再根據其組織的工人從事的工作、工作時間,由向以軍負責給每一個工人結算發放工資,原、被告均沒有異議,因此應認定被告向以軍與被告趙有容、陳為明、鄭涵、馮虎平之間構成承攬關系,被告向以軍系本案承攬人。原告吳學全受被告向以軍雇請從事建筑工作,工作地點、工作內容均受其安排,在被告向以軍處領取報酬,與被告向以軍之間形成了提供勞務關系。被告向以軍以沒有簽訂書面的工程承包合同,本人也是雇員,不是承攬關系的主張不予采納。吳學全在建筑作業中受損害,接受勞務者向以軍應當承擔主要責任;被告趙有容、陳為明、鄭涵、馮虎平將自住聯建房屋交由被告向以軍修建,應嚴格審查其是否有相應的建筑施工資質,是否能夠提供安全的工作條件,但被告趙有容、陳為明、鄭涵、馮虎平未盡到審查義務,選任沒有建筑施工資質的被告向以軍進行施工,存在選任過失,應承擔次要責任。原告吳學全在從事雇傭工作中,對自己的安全應當有審慎的安全注意義務,在操作違規器械時不慎從樓上摔至地面,存在過失,應適當減輕被告的賠償責任。綜上,法院確定由被告向以軍對原告損失承擔50%的賠償責任,被告趙有容、陳為明、鄭涵、馮虎平共同對原告損失承擔30%的賠償責任,其余損失部分由原告自行承擔。對原告吳學全的損失認定如下:1、醫療費,原告吳學全在達州陸軍醫院用去醫療費用68699.72元,有正規票據予以證實,予以認定;2、住院伙食補助費,原告住院41天,按照20元/天計算,確定為820元;3、營養費。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營養費根據受害人傷殘情況參照醫療機構的意見確定”之規定,原告提交病歷未見加強營養醫囑,不予支持;4、護理費,確定為1640元(40元/天×41天);5、誤工費,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條“誤工費根據受害人的誤工時間和收入狀況確定……受害人因傷致殘持續誤工的,誤工時間可以計算至定殘日前一天”的規定,吳學全其誤工天數可計算至評殘日前一天,確定為4480元(40元/天×112天);6、交通費,原、被告均認可278元,予以確認;7、鑒定費1300元,有正規票據予以證實,予以確認。8、殘疾賠償金,原告系柒級傷殘,確定為63160元(7895元/年×20年×0.4);9、精神損害撫慰金,原告主張12000元,符合有關規定,予以確認;10、后續治療費9500元,有鑒定機構出具的鑒定意見,與原告的傷情相符,予以支持。以上費用共計161877.72元。據此判決:一、被告向以軍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吳學全各項損失共計80938.9元,扣除已經支付的25699.72元,還應支付55239.18元;二、被告趙有容、陳為明、鄭涵、馮虎平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共同賠償原告吳學全各項損失共計48563.3元,扣除已經支付的43000元,還應支付5563.3元;三、駁回原告吳學全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照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1099元,減半收取550元,由被告向以軍承擔275元,由被告趙有容、陳為明、鄭涵、馮虎平共同承擔165元,由原告吳學全承擔110元。
        宣判后,原審被告向以軍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審認定承攬關系錯誤,一審判決被上訴人吳學全承擔20%的責任錯誤,上訴人墊付的醫療費“植骨費”9720元應扣除,請求二審法院查明事實,依法予以改判。
        二審查明的案件事實與一審查明的案件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2013年12月7日上午9時許,被上訴人吳學全在上訴人向以軍承建的工地從事建筑作業時,從三樓摔到底樓受傷致殘的事實清楚,各方當事人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被上訴人趙有容、陳為明、鄭涵、馮虎平將自住聯建房屋修建工程交由上訴人向以軍負責修建,并按照0.6元每匹磚的價格與向以軍結算工程款,向以軍收取工程款后,再根據其組織的工人從事的工作、工作時間,由向以軍負責給每一個工人結算發放工資,因此,上訴人向以軍與被上訴人趙有容、陳為明、鄭涵、馮虎平之間構成承攬關系。上訴人向以軍雇請吳學全從事建筑工作,工作地點、工作內容均受其安排,并在向以軍處領取報酬,故吳學全與向以軍之間形成了提供勞務關系,因此,吳學全在建筑作業中受損害,向以軍作為雇主,應當對吳學全的損害后果承擔賠償責任。被上訴人趙有容、陳為明、鄭涵、馮虎平系該建筑物業主,在工程發包時,將建筑業務發包給沒有建筑資質的個人,作為定作人的業主對定作中選任承攬人有過失,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被上訴人吳學全在從事雇傭工作中,應當有審慎的安全注意義務,在操作違規器械時不慎從樓上摔至地面受傷,存在重大過錯,應適當減輕侵權人的賠償責任。上訴人向以軍上訴稱,吳學全的實際雇主應是趙有容、陳為明、鄭涵、馮虎平,上訴人不是雇主,對吳學全的損害后果應由房主趙有容、陳為明、鄭涵、馮虎平承擔全部賠償責任的上訴理由未提供充分證據證明,且與法院查明的客觀事實不相符合,故其該項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上訴人向以軍上訴稱,上訴人墊付的醫療費“植骨費”9720元應扣除的上訴理由,經審查,向以軍在一審書面答辯中未提出,一審庭審中也未提出,在二審中提供的發票無時間,無法核實其真實性,且各方質證時均不予認可,因此,對該證據,本院不予采信。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50元,由上訴人向以軍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牟春艷
審判員  胡光俊
審判員  譚 興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三日
書記員  高 蘭
上一篇:用人單位購買社保的常見問題分析
下一篇:車輛未年審,商業險能否拒賠?